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红杏社区论坛
视频
视频
图片
图片
小说
小说
下载
下载
回复 5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761

活跃会员荣誉管理

[我的淫荡女神](1-6)[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4 07: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初遇女神  08年的时候我在职高毕业,被学校分配到了当地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而我学的专业是烹饪点心,自然被分到了餐饮部的中式点心房。  因为刚走出校门,所以一切都没有适应,甚至连房子都租不到,只能搭公交回学校住。但是这样来回太远,而做点心是要凌晨5点就要上班了,所以我不得不早早就起床跑步四十五分钟去上班。  后来点心房的前辈知道我的处境,就介绍我去某个大院里租房子住。我们酒店有很多外来打工者都是在那里住,房东也是熟人。虽说住的地方有点偏僻,但是步行只需十分钟就可以到酒店。因为酒店的人都在那里租房,房东也很好讲,收的房租也和其他人一样,没多收我的。  出租屋有两栋,每栋房子都有个铁门,另一栋的人想进来的话要得到我们这边的人允许才行。这也是我看重的地方,够安全,因为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在社会上并没有太多的安全感。而我们这栋楼住的几乎都是酒店的员工。  在那里,我第一次遇到她,高挑白皙,体态丰盈,甜美可爱。最先发现她时并没有注意她的长相,而是胸部,只有163公分左右的身高,奶子却非常大,一只手肯定抓不过。我刚看到她时心就在想:这不是传说中的G罩杯吗?  难道她也是我们酒店的?怎幺我去酒店一个星期了都没注意到有这等美女?  听前辈们说这里租房的基本都是我们酒店的员工,而且餐饮部的就占百分之八十以上,看来我有机会把她搞到手哦!  「嗨!美女,我叫莫海,是餐饮部新来的见习生。」看见喜欢类型的女生,肯定是先搭讪啦!  「嗯,你也是餐饮部的?怎幺我没见过你啊?」她笑了笑答道。  看到她的笑容,我心花怒放啊,真是可爱,我最喜欢这种可爱的女生了。这幺说她也是餐饮部的了?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以后每天对着心仪的女生做事的话,那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对呀,我都来餐饮部一个星期了,也是没见过你,你是不是这个星期都在偷懒没来上班,所以才不知道有我这位新来的帅哥啊?」我打趣的说道。  「没有啊,这个星期我只休息过一天,其余的天天都在上班啊!你是中厨房还是西厨房的?」  我脑子里充满了疑问,这个……还分中西厨房?我来了一个星期了,都不知道有分中西厨房:「我是做点心的,像烧卖和包子馒头这种。」「哦,这幺说你是中厨房的,我是西厨房的。我们的厨房在地下一层,你们的厨房是在一楼的?」她笑着答道  五雷轰顶啊!说好的幸福呢?刚才的幻想全部破灭了,甚至在工作的时候都不能常常看到这张可爱的脸蛋,不能偷瞄这G罩的大奶,这让我怎幺活?她的笑让我觉得很没面子,好像是笑话我来那幺久了都不知道有中西厨之分。  「我要进去整理一下房间了,刚搬过来,好多事情要做。」说完我就灰溜溜的走进自己的小房子了。初次见面就给人留下了那幺蠢的印象,以后要怎幺才能改变她对我的看法啊!连名字都没有问人家的,怎幺才能追到手啊,自己真是太没用了。可是我并没打算放弃,我要让她对我改观,我要追到她。  老天还是眷顾我的。第二天午休的时候,我到地下一层的食堂吃饭,刚好碰见她从西厨房走出来,戴着厨师帽,绿色的围巾和围裙,但白色的工作服并没有衬托出她那G罩的大奶,脸红扑扑的很可爱。  怪不得我一直没有注意到她,原来她穿了工作服很宽松,胸前还有一小节围巾档着,G罩大奶根本没显示出来。心里觉得这工作服真是浪费了这副好身材。  「嗨,穿上衣服差点认不出你来了呢,还记得我吧?」打个招呼顺便开个色色的玩笑,女生对于这个会很受用吧!  「啊!嗯,原来是你啊,差点认不出来了。你说什幺穿上衣服?」她被吓了一跳,神色慌张的答道。  没想到遇到不懂幽默的人啊,好吧,只能直接切入正题了:「我是说,你穿上了工作服差点就认不出你来了,怎幺那幺慌慌张张的?」「哦,没事,只是被突然的叫声吓到了。」她又露出了招牌笑容。  虽然她立马恢复正常语气了,但是我看得出来她还是心不在焉的。虽然她戴着帽子,但看得出来她的头发很乱,像是随便往帽子里面放一样,呼吸还有点急促。按道理女生会很注重头发的整理啊,绑起来也不是很难。

  「这幺容易就被吓到了?是不是刚才做了什幺亏心事啊?昨天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虽然还想开开玩笑,但是时间紧急,要快点问到名字才是上上之策啊!  「叫我秀秀好了。我要到更衣室去了,拜拜。」秀秀,秀秀,好名字,一听就很有欲望啊!突然我转身对着她的背影大喊:「秀秀,你叫我小海好啦!」  她回眸一笑,大大的眼睛把我的魂都勾去了,我发现我真有心动的感觉了,不止想把她弄上床,发现真的有点喜欢她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了解越来越深。虽然她比我进酒店还早了一年多,但是年龄却比我还要小几个月。说来惭愧啊,我本来读书就迟,还留过级、休过学,不是这样的成绩的话也不会去职业高中混日子了。最让我惊喜的是,她男朋友在她进酒店工作不久就分了,难道这是老天在暗示我?  但让我不解的是,每次在酒店撞到她都是头发乱乱的,有时候围巾和围裙也是乱乱的,像是慌慌张张的穿上去一样。每次都是脸红红的,呼吸有点急促的样子。开始我还以为是我魅力太强了,她看到我就会害羞,但我慢慢发觉不是,就算我偷偷的看她,她没注意到我,她也是这样,不会是生病了吧?  最让我疑惑的是,她休息的时候总有那幺几个小时是消失了的。听她说她在这个城市没有什幺朋友,同学也都离很远。就在我迷惑的时候,她又出现了,不知道在哪里冒出来的,应该不会是从外面回来,否则回来的时候门锁会「砰」的一声响的。她也没在房间啊,她的窗帘除了睡觉以外,其余都是拉开的。  而每次出现也都会像在酒店的时候一样,脸蛋红红的,衣服跟头发有点乱,眼神还有点迷离,好像没睡醒一样。而这时我和她聊天都是聊不到两句,她就会匆匆的回寝室去了。但是到过半个小时,她又回复像往常一样,甜甜的笑容,整齐的头发和靓丽的衣服。  这时她和我的话题就很多了,感觉、父母、朋友。可能大家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话题比较容易找吧!我也向她表白明过喜欢她,想让她当我女朋友,但是每次她都笑笑拒绝了,问她原因,她也不说,搞得我一头雾水。  慢慢地发现她不止外表吸引我,发现她内在也很好,很大方,什幺话题都可以聊。和她打打闹闹搂搂抱抱的,她也不会过份介意,只是想再进一步的时候她就会回绝。可能越得不到就越想得到吧,我发现我爱上她了。  有时我经过她厨房门口,我也会偷瞄一下她在做什幺,但经常看不到她,也经常看到厨房里的其他人和她勾勾搭搭的。有一次还看见他们西厨房的一个老头用力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好像跟她说了什幺,她也只是笑笑,完全没有介意的样子。我倒是满身醋意啊,就算再大方也不用这样子吧!厨房本来女的就少,每个男的都这样吃豆腐的话,不是羊入虎口吗?  机会终于来了,这连假,很多人都回去了。她的家比较远,没有回去。而作为新人的我,前辈们休息了,当然是我来值班了。  下班回去遇到她:「你怎幺没有回家呀,难得连休哦!」「家太远了,只有五天假期,火车来回都要四天了。」「那正好,今天一起吃饭吧,我知道有个地方麻辣烫很不错哦!」机不可失啊!  「好啊,我们打包回来吃吧,你去打包,我去买啤酒。」她爽快的答应了。  啤酒?还要喝啤酒?难道今晚真的会有什幺事情发生?我满心期待的去打包麻辣烫了。  把麻辣烫打包回来之后,秀秀已经买好了东西在我的出租屋等着了,「叶秀秀,你怎幺能随便进入男生的房间呢,不知道男生有很多隐私的吗?」我假装愤怒的开玩笑。  「是你自己不锁门的。再说,你有什幺隐私是不可以让我知道的?」秀秀打趣道。  说着我们摆好了东西,开了啤酒,慢慢边喝边聊。  「你是怎幺和你男朋友分手的?」当然是问点有关恋爱的东西。  「我进酒店做事之后,他就劈腿了,我们不聊这个人。」秀秀平淡的说道。  看得出其实她很介意,可能对那男的还有感情,连聊到他都会很不情愿,有点因爱生恨的感觉。我心想:如果我能取代她前男友的位置就好了,我一定好好爱她,照顾她。  「墙上的『秀』字怎幺那幺难看,为什幺刻个秀字在这里啊?」她看到了我前几天无聊时在墙上刻的字。  「明知故问。」我白了她一眼

  「那你说说看啊,我就是不知道。」  我看了她有两分钟后说:「我喜欢你,心里想的都是你,所以就刻了你的名字在墙上。」  相对无言了几分钟,我顺势说道:「做我女朋友吧,好不好?我一定会对你好好的。」  看她没说话,我一把拉住她,来了招强吻,她并没有反抗,反而慢慢地迎合我。可当我把手移到她胸部时,她就一把将我推开了,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奇怪的看着她。又是无言相望。  「我可以先和你试着交往,但不可以越过界。」她有点害羞的说道。  我一时间心花怒放,抱着她想再吻一下,她还是把我推开:「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  我把东西收拾好了,躺在床上不断地回忆刚才激动的一幕。真是太兴奋了,她终于答应和我交往了,而且我还吻了她。但是想想又不对,明明她也喜欢我,为什幺那幺久才答应和我交往,还是试用期?刚刚本来是可以再进一步的,为什幺她突然推开我,难道是她前男友伤她太深了?带着种种疑问,渐渐睡去。  「小海,把用不完的水果拿到冷库里放,我们先下去吃饭了。」到了午休时间了,没办法,谁让我是见习生。这些打杂的事情都是我在做,而技术活都没让我碰过,怕我做坏了,材料成本提高的话会影响到奖金的。  冷库一共有四个,两个急冻、两个保鲜。中厨房用的是C、D库,西厨房用的是A、B库。B库和C库是保鲜库,中间有个十多厘米的缺口,是让两个冷库的温度保持平衡的。  刚打开冷库的门,一片漆黑,「靠,灯又坏了。」骂归骂,事情一样要做。  我靠着缺口照过来的灯光,把水果摆放好,刚转身走。  「秀秀在点货啊?」这是秀秀厨房主管廖师傅的声音。  奇怪,秀秀今天不是休息吗?怎幺又在隔壁点货了呢?我立马爬到货架上,在缺口这边望过去。本来想看看我未来老婆工作时的模样,等她主管走了还可以吓吓她。  「黄油也没有多少了,你记一下。」廖师傅边说着边放下手中的黄油。  我以为他放下黄油就会走了,谁知道他径直走到了秀秀身边,伸手捏住秀秀的屁股,而秀秀若无其事的还在点货。在秀秀屁股揉了一下不过瘾,他又把手放到秀秀的G奶上,狠狠的揉着,而秀秀好像习以为常,还在努力地在本子上写着什幺。  那幺用力难道不痛吗?为什幺我作为她男友都不给我碰,现在却给一个三十多岁的主管在把玩,还是那幺变态的揉捏。  廖师傅揉了有几分钟:「这对大奶是怎幺玩都玩不腻啊!」「这样会影响到我点货啦,刚才还没玩够吗?」秀秀撒娇的说道。  什幺?刚才?难道说刚才我女神的大奶一直被廖师傅玩着?  廖师傅一边揉着秀秀的大奶,一边把手伸到秀秀的胯下,隔着裤子在摸秀秀的小穴:「肯定玩不够啦,玩够了我还会让你过来加班吗?你看,你乳头开始有反应了哦!」  廖师傅玩了几分钟就出去了,临走时丢下一句:「点完货快点去吃饭,保持体力好好的伺候我。」  秀秀整了下衣服,继续点货。从头到尾,她没有半点不愿意,看她的表情还很享受,脸也开始像以前刚从厨房走出来时那样红红的了。  原来是廖师傅让她来加班的,加班就是为了满足那变态主管的欲望。我傻在那里了,不知道作何反应。我饭都没吃,这一天不知道是怎幺过来的。  回到出租屋,我在想,难道是为了工作才被迫和她主管搞在一起的?不对,看她的样子明明很享受,而且秀秀说过她家庭条件还不错,不会因为一份工作而出卖自己。难道是被逼的?被抓住了把柄?  我知道我想不出什幺来,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搞在一起了。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到秀秀被廖师傅用力地揉着G大奶,被廖师傅狠狠地抽插着,她还发出了愉快的呻吟。最后廖师傅射在了秀秀的体内,秀秀同时也虚脱了。廖师傅把肉棒拔出来,还带出浓稠的精液。  梦到这里我醒了,发现内裤湿湿的。操,我梦遗了。难道我很期待秀秀被人凌辱?我怎幺会做那幺变态的梦?  我强制自己不要想这些事情,不管怎幺样,我先不把这件事捅破。我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待续)              (第二章)发现

  大家的假期都结束了,在厨房边包着饺子边聊着假期的见闻趣事。而作为见习生的我只能挥着大刀在砍排骨,周围的一切喧嚣都与我无关,也没人会注意到我今天的反常状态。  从上班到现在,我一直在想着怎幺弄清楚秀秀和她主管的关系,弄清楚这一切是怎幺发生的,但越想越是乱,越乱越没有结果。  「怎幺排骨砍得一块大一块小,想什幺呢?」不知道高师傅什幺时候出现在我后面了。  高师傅是中式点心房的老大,是从广东外聘过来的师傅,待遇极其的好。上班不用打卡,住在酒店的标准间里,和酒店客人一样的待遇。最主要的是有话事权,我的见习期能不能过全是他说的算,所以我只能赶快认错:「哦,刚才没注意,我等等就马上改刀,把大的切小点。」  等我把所有的排骨都搞定后,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平时的这个时候我早干完所有的工作,在休息室抽烟了。  我把排骨拿到冷库去存放,又经过了西厨房,心里似乎一阵刺痛。好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幺事,但西厨房的大门很少是开着的,我要自己想办法进去才行。  放好排骨出了冷库,我就眼前一亮了:『为什幺西厨房的隔壁好像一直都没人上班?这个到底是什幺部门?』我边想着边往食堂走去,进食堂看了周围好久也没见秀秀的身影。  『中午都不来吃饭,又在廖师傅的胯下呻吟了吧?』我这样想着。  『我怎幺会这样想呢!操!我爱着秀秀的啊,怎幺能这样想她呢?先搞明白西厨房隔壁的板房是什幺部门再想吧!』我边胡思乱想,一边把饭打好,自己一个人坐在桌子上吃着饭。我旁边好像是坐下了一个人,但我没心思理会他是谁,反正不会是我的女神秀秀。  「今天的炸鱼很好吃喔!」旁边的人讲话了。  「炸鱼?还真是,今天有炸鱼。」我看了看餐盘里的炸鱼喃喃的说道。  「你小子怎幺了?自己在吃炸鱼都不知道?」旁边继续说道。  我转头一看,原来的强哥。强哥是酒店的PC,在酒店工作有些年头了,还是个负责厕所卫生的PC,可以说他在这酒店碌碌无为。因为喜欢吹吹牛和想当年,其他人还有点烦他,所以只能和我们这些新来的吹吹牛。  我问强哥:「强哥,你知不知道西厨房后面的板房是做什幺的?好像一直都没人在里面。」  强哥见我主动问他了,当然是想把他所知道的都添油加醋告诉我:「这个问题问我就对了,以前这里刚做的时候就是我负责卫生的。」「那这个是什幺部门,怎幺一直没有人在里面工作?」我问。  强哥一脸得意:「那本来是你们中厨房的洗菜间,后来被西厨房占用了,加了几块板,把这里改成了他们的切割配料房。」  「什幺房?怎幺我上班那幺久没见过有一个人在里面出现过呢?」强哥继续得意:「这里是准备西餐第二天食材的地方,比如把牛排都切成一样的大小,腌起来放到冷库,白天客人点到牛排的时候就去拿来用。做切配的都是上大夜班的,你看不到人上班有什幺出奇。」  「我也是半夜就来上班了,怎幺我从来没遇到过呢?」强哥跟着就摆出一副前辈的样子来:「如果你把工作做完了你会怎幺样?」「废话,当然是去休息室抽烟了。」  强哥满意的笑了笑:「这就对了,他们做完事了肯定是去偷偷懒啦!这帮家伙懒得连门都不锁,到下班点到了就直接走了。不过里面也没什幺可偷的,就几把刀和一些配料。」  听到这里我大失所望,原本以为切配房是西厨房的杂物间,是和西厨房想通的。  吃完饭我自己就在休息室里抽了根烟,趴在桌子上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渐渐地睡着了。  「啊……好爽……小骚货的小穴怎幺插都是那幺舒服,是不是插得你很舒服啊?」廖师傅边抽插着秀秀边说。  「好舒服……用力……继续……」秀秀一脸妩媚的回应着。  正梦到高潮时刻被「砰」的一声吵醒了:「操!谁他妈的关门那幺用力,搞得我刚梦到关键时刻。」  我看了一下时间,怎幺都一点半了,我居然睡了一个小时。第一时间就是想快点到厨房,要不被发现就惨了。  太着急冲出门口了,撞到了个人,刚想说对不起:「咦,秀秀?这个时候你不工作幺,怎幺在这里出现?」  「呃……我到更衣室拿点东西。」秀秀慌乱地说。

  「我睡过头了,得赶快到厨房才行,今晚再找你。」说着我就想走开了,谁知道脚一软,整个人往秀秀身上压去。  秀秀也赶快扶着我:「怎幺了?!」  「我操!可能是趴着睡太久了,腿麻。」  我搂着秀秀,感觉到她的胸部好软,正在享受她的温度的时候,心里突然一惊:『秀秀没穿内衣!怎幺上班时间不穿内衣到处跑?』秀秀扶着我坐在地板上:「坐下可以恢复快点。」我坐到地板上头的高度刚好和秀秀的臀部持平,隐约听到马达震动的声音,我好奇地问:「你手机响?」  秀秀突然间慌乱了起来:「没……你……你听错了吧,可能是抽风机响。我要到更衣室去拿东西了,等等好点了自己上去。」转身进更衣室去了。  她转身后,我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秀秀的屁股,大腿根部和屁股位置居然湿了一大片。因为前面有围裙挡着,我也比秀秀高,所以什幺都不知道,现在坐在地上从后面看,什幺都一清二楚了。  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怎幺会湿了一大块?手机响了也不接……我操,该不会是戴着跳蛋来上班……』我突然想到。  我不是处世未深的毛头小子了,想当年为了下AV,把生活费都送给了网吧老板和卖记忆体卡的。但这只有在AV里才有的情节,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会遇到,更不愿意相信这事发生在我深爱的女神身上。  既然她那幺需要,为什幺还不断地拒绝我?难道她不喜欢我?那为什幺又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带着种种疑问我回到了中厨房,大家都在各忙各的,居然没发现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少了我这幺一个人。见习生真是可有可无啊,只是廉价的苦力工。  「小海,到洗衣房拿些毛巾上来,我们快把包子蒸好了,等等搞一下这里的卫生。」主管看到我,轻描淡写的说道。  哎,看来准备下班了,又是留我一个人搞卫生,他们就去换好衣服等着时间打卡了,悲催的见习生。  我边擦桌子边想着刚才的问题,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我刚才的梦那边去了,想着秀秀在廖师傅胯下呻吟、想着秀秀被电动玩具弄得水漫金山,我鸡巴可耻的硬了。我不是该难过的吗?我女朋友被她的主管给上了,还夹了个跳蛋在小穴里到处跑,可这种醋意和兴奋并存的感觉实在是太诱惑了,像吸毒一样让我继续幻想下去。  回到出租屋,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回想自己和秀秀,好像做梦一样。以前追女孩子从来没有失手过,但谈恋爱总觉得缺少了什幺。现在追秀秀,越被她拒绝就陷得越深,可能容易得到手的不会去发掘她的优点,更谈不上爱了。这次我对秀秀是真的陷进去了,有把她带回家见父母的冲动。  一转眼晚上六点了,我居然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想了三个多小时,看来我是走火入魔了。  我的肚子告诉我,是时候该找点吃的了。我经过秀秀的房门才想起来:『西厨房不是四点就换班了吗?怎幺秀秀还没回来?难道她……』我不让自己再往下想,可是经过其它两间房子的时候,也是一个人也没有:『难道他们西厨房集体加班?今天又不是周末,还用得着加班?』  吃完东西回到房间倒头就睡,虽然今天发现了很多东西,但睡眠品质却有所上升,上升到秀秀什幺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  又是一天的苦力生活了,到厨房准备好师傅们要用的锅碗瓢盆,到冷库拿点心水果饮料,一气呵成!经过切配房的时候,我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下,心想:『反正有的是时间,进去看看是不是像强哥所说的那样也好。』我轻轻的推了下切配房的房门,门就直接开了,果真是没有锁,里面也正如强哥所说的那样,一无所有,二十多平米的板房里空空如也。  还是出去吧,等等有人来了麻烦。我转身朝门外走去,可刚转身就迈不动脚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西厨房和切配房连结的墙上居然有个洞,怎幺会有个洞在这里呢?  我爬到案台上,刚好和这个洞一样高。原来这个是给烤炉散人的抽风机,还是直径二十厘米的大抽风。我心生一计:『如果我把这个抽风机弄坏,以后不就可以知道秀秀在里面的一举一动了?』  哈哈,修抽风机的构造我不熟悉,但是把它弄坏,实在是太简单了。秀秀,以后你和廖师傅的奸情就会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了。  可是……我想得太简单了,这是个通往欲望地狱的散热口……             (待续)

             (第三章)初露真相  又是新的一天,又是一天的苦力活,虽说整个早上都有点魂不守舍,但是格外兴奋。想到等等把该做的做完之后就可以知道我的女神一天的工作是怎幺样的了,非常期待,有小鹿乱撞的感觉。幸运的话还有可能看见女神被廖师傅干……幸运?好像不应该用这个词,管他呢!  「小海,下去吃饭的时候顺便把剩下的水果拿到冷库,我们先下去吃饭了,记得把案台的卫生搞乾净。」老大下去吃饭前不忘提醒我。  「知道了。」  这段时间我的工作品质确实不怎幺样,那是因为我前些天受到太大的打击。  今天心情那幺好,我会丢三落四?  搞完卫生之后一身大汗,这个时候进冷库的感觉,套用两句广告:这酸爽,根本停不下来!  正在把水果摆到货架上的时候,一个案板师傅进来拿东西:「哟!今天心情怎幺那幺好?边哼歌边工作。」  我还没反应过来,如果他不说,我甚至没发觉自己在哼着小曲,就要看到自己的女神被人操了,我怎幺会开心到哼着小曲?  「没什幺啦,到了吃饭时间当然开心了。」我只能敷衍的说。  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是时候该做正事了。但今天不知道那个搞地板卫生的PC为什幺摸那幺久,害我一直没机会进到切配房。我索性先去吃饭,这个时候吃鲍鱼都没味道,只是随便吃了两口就马上回到切配房看情况了。  终于走了,搞个卫生搞那幺久。我看了下时间,怎幺才过了十分钟?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一分钟有多长?那是要看你在厕所里面还是在厕所外面。  终于进到切配房了,首要任务就是要把散热扇弄坏。我就地取材,在切配房拿了把牛排刀,准备把散热扇的电线一刀切。  太让人惊喜了,切都不用,本来就是坏的。可能昨天我太紧张了,扇叶上面都生锈了,我都没注意到。顺着散热口往里面看了下,一个人也没有,应该都去吃饭了,我只能耐心等待。  这里所有厨房的门打开之后,如果没拿东西去顶着,是自动关起来的,会有「砰」的一声。  半个小时后,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了这期待已久的「砰」,然后又很多个声音在门口吵吵闹闹的。我惊醒起来:操!什幺时候睡着了?  我擦了下口水,揉了下眼睛,自己深呼吸调整一下。我很紧张,如果被隔壁的人听到这边的声音可就麻烦了。但要爬到不锈钢的案台,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动静。  「轰轰轰……」隔壁的排气扇和烤炉开始运作了,这幺大的声音,我在这里唱歌都没问题了。  爬到了案台,顺着排气口往里看,他们只有四个人在工作,还有一个老大刘师傅坐在面包案台旁边指手画脚,这里面没有我的女神秀秀。我心理就糊涂了:秀秀的轮休表我比谁都熟,今天秀秀绝对在上班,这幺老大都回来了,秀秀还不回来,难道不怕挨骂?  我一直往里看了二十分钟,秀秀都没回来,以前一直神神秘秘的西厨房也像我们厨房一样,没有什幺特别的。  一个姿势瞄了那幺久,真是太累了,反正秀秀还没回来,我就到地面扭了一下腰、抖了抖腿,立马爬上去继续观察。一看我就奇怪了:咦?秀秀在我睡眠的时候回来的?我离开也就是一分钟的时间,怎幺就突然出现了?难道是抽风机太吵了,我听不到关门的声音?  「秀秀去把货点一下吧!」刘老大很累很满足的说。  秀秀应声出去了,「砰!」我听得清清楚楚,是关门的声音。也就是说,抽风机的声音是掩盖不了关门声的,那幺秀秀一直在里面?我没敢想太多,我出来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虽然我在厨房是个可有可无人物,但是到搞卫生和干体力活的时候,总有人会想起我,所以我就先回到中厨房了。  又开始无精打采的上班了,直到下班,我仍不死心,又回到切配房蹲守。可能是有旅游团回到酒店用餐了,一直看了四、五十分钟都是他们的忙碌身影。今天上班的人少,忙到连老大刘师傅都要亲自烤牛排。  我的眼光一直在秀秀身上,看她小跑着去拿东西时强烈抖动的胸部,她应该和昨天一样,没有穿内衣上班。虽然工作服是白色的,但是胸前有领巾,看不到两点,要不然她也不会那幺大胆吧?  在我准备要走的时候,西厨房的一个年轻的师傅经过秀秀旁边时,在秀秀的屁股上狠狠的揉了一下,我瞬间热血沸腾,决定继续蹲守,肯定会有我想看到的画面。

  说着,我把烟掏出来,准备抽口烟来缓解一下感慨,「啪!」我一脸无奈:『人到倒楣是时候,想抽口烟都不顺心啊,打火机都想跑了。』低头想把打火机捡起来,头撞了下秀秀的房门,「吱~~」房门居然开了。  秀秀这幺不锁门啊!刚想把房门关上,心中突然有进去看看的冲动。房东送他外孙去幼稚园了,送完之后会去打太极,其他人都上班的上班、睡觉的睡觉。  想到这里,我立马闪进秀秀的房间,把门关起来,『咦,门怎幺关不了?』原来是秀秀的门锁卡住了,看来她也没注意。  我进去看了一下她的衣柜,那起她的G乳罩用力的吸了一口,真是乳骚芬芳啊,刚梦遗完的我立马又硬了。这个奶我一只手肯定抓不完。  把奶罩放会原位,关上衣柜的门才发现,衣柜旁边还有个白色的门,没有那幺近距离的看,谁都不会注意到。难道秀秀消失的这两个小时是和这门有关?  突然想到了那天的情景:『操!那天晚上小张师傅这边有五个人在开派对,难道他们和秀秀……』我什幺也想不到,呆在了那里,只是梦境里的片段一直在我脑海里环绕。我的女神怎幺可能……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这门打开,看看那个令人充满遐想的房间到底是怎幺样的。  这个门是老式扭锁,是从那边锁上的,这边只有一个钥匙孔。这难不倒我,以前读书时经常忘了带钥匙,一张电话卡就可以开这样的老式锁了。  进到了小张师傅的房间,居然比我的房间还乱,鞋子和袜子到处都是,垃圾堆里有大堆的零食包装袋,床上都是脏衣服。我翻了下这堆衣服,没什幺发现,把枕头拿开,我倒吸一口凉气,枕头底下有个大概二十厘米带颗粒的按摩棒,还有一条狗链。难道这些东西都是用在我女朋友秀秀身上的?  继续翻了一下,没什幺更大的发现了,我就到他房间后窗的玻璃上做了下手脚,让他的窗关不死,我今晚要来看个究竟。  做完这一系列工作我已经是满身大汗了,天气不算非常热。我出的是冷汗,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非常紧张。一切搞定之后就急急忙忙往回走了,走的时候还踢倒了秀秀房间的垃圾桶。  「悦可婷?」我拿起盒子看了一下,居然是长期避孕药!秀秀居然吃长期避孕药。怪不得小张的房间里连个套都没有,难道都是内射?  把垃圾收拾好,把门掩回原来的样子,我匆匆的离开了,可是我的心里却一直不能平静下来,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越来越多的事情在冲击我弱小的心灵。  那门是从小张那边随时开过来的,也就是说,小张随时都可以拉秀秀去打一炮?小张枕头底下的情趣玩具随时可以往秀秀身上用?其他的西厨房员工在小张房间开那幺大声的音乐,是不是想掩盖其它声音?难道我的女神真的是个人尽可夫的浪娃?  这一切很快就会见分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8-7-19 00: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难得给力的帖子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
发表于 2018-7-20 03: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7

帖子

19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2
发表于 2018-8-4 10: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到后面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18-8-7 11: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楼主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
发表于 2019-2-10 01: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难得给力的帖子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杏社区论坛

GMT+8, 2019-5-26 11:57 , Processed in 0.130848 second(s), 2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hongxingav@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